易博国际陶瓷厂
李经理15898770372 阎经理18353327639
QQ:940736721  282080809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山头镇东坡村

《皮毛餐具》:轰动艺术界的超现实主义茶杯的

  《皮毛餐具》,作者 梅雷特·奥本海姆(Meret Oppenheim)。1936年,奥本海姆用皮毛包装了一套餐具。在弗洛伊德时代,与性有关的解释是不可避免的。即使在今天,这件艺术品仍旧引发着强烈反响。

  达达主义兴起于一战时期苏黎世的一家咖啡馆。正值世界庆祝达达主义诞生一百周年之际,这场“反艺术”的艺术运动是怎样诞生涵盖茶杯这种最简陋的餐具的标志性作品的呢?这值得我们去关注。

  1936年,23岁的瑞士艺术家梅雷特·奥本海姆去巴黎的百货商店购买了一套茶杯、茶托和勺子并用奶油色以及黄褐色的中国瞪羚毛皮包装它们。她的这个礼物成为超现实主义最典型的艺术品——超现实主义从达达主义发展而来。

  这个艺术品的一部分吸引力在于导致这个艺术品产生的谈线年的一天,奥本海姆与她的朋友巴勃罗·毕加索( Pablo Picasso )和他的新情人多拉·马尔( Dora Maar)在花神咖啡馆会面。这是一家艺术家经常光顾的巴黎时尚咖啡馆。巴黎是一座美丽、诙谐并具有强烈独立性的城市,过去四年,奥本海姆一直住在这里。她并没有卖出她的艺术品,而是通过为时装设计师伊尔莎·斯奇培尔莉(Elsa Schiaparelli)设计珠宝和配饰获得微薄收入,其中以鞋形的帽子和手机形状的钱包最闻名。作为超现实主义的代表,奥本海姆参与曼·雷(Man Ray)的摄影,成为其摄影作品中的一个肖像人物并且在一家咖啡馆的午餐时突然结束了与德国画家马克斯·恩斯特(Max Ernst)整整一年充满激情的恋情。

  咖啡馆在她的生命中起着重要的作用。故事是这样的:在花神咖啡馆,毕加索评价了奥本海姆的手镯——这是她前一年为伊尔莎·斯奇培尔莉设计的一个圆大的包裹豹猫皮毛的黄铜色饰品。毕加索评论说,任何物品都可以用皮毛加以覆盖。“这个甚至这里的盘子和杯子”,奥本海姆回答说。然后,她发现她的茶开始变冷时,她开玩笑地叫服务员“稍微加多一点皮毛”——包裹她的杯子。

  不久之后,奥本海姆去了百货商店,这将成为她的职业生涯中最著名的购物之旅。在她的工作室,她巧妙地将黄褐色皮毛做成深色边包围茶杯的外缘,与茶托相匹配,而杯子本身则用奶油色皮毛相衬托。

  André Breton 是超现实主义的创始人 。这是一件与他的宣言“美是剧烈的或者完全相反”相一致的艺术品。他称之为《皮毛餐具》并且在首次超现实主义展览中展出。

  随着展览的焦点,这件艺术品成为各种理论、恐惧和渴望的容器。在弗洛伊德时代,与性有关的解释是不可避免的:勺子是阴茎,杯子是阴道,皮毛是阴毛。对一些人来说,舌头形状的毛茸茸的勺子让人有不愉快的感觉。一些人看到优雅的茶具变成颓废和肉欲的东西会感到不舒服;一些人一想到他们嘴里的皮毛或潮湿的茶渣会有呕吐感,还有一些人想去抚摸它。

  奥本海姆的朋友和导师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在1919年完成了类似的一件作品,他把明信片中的蒙娜丽莎的光滑的脸上画上黑胡子。但是他添加的毛发产生了滑稽的效果,而奥本海姆的作品则是怪异的、发自内心的。

  印象最为深刻的是 Alfred J. Barr Jr. ,纽约新成立的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年轻馆长。当奥本海姆表示愿意以一千法郎的价格出售她的作品时,他开出50美元的价格,她同意了这笔交易。这是博物馆收购的第一个女性创作的作品,奥本海姆被开玩笑地称为现代艺术博物馆的第一夫人。

  奥本海姆的意外成功有各种复杂因素。据她的侄女丽莎温格( Lisa Wenger)讲述,毛皮杯成为了“她的监狱”。50美元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第二年便用完了,加上纳粹的崛起,奥本海姆回到了瑞士。“她住在巴塞尔”,温格在2013年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的讲话中谈到。“与巴黎相比,巴塞尔很小并且传统;人们认为她很奇怪,因为她一只脚穿着绿袜子,一只脚穿着红袜子。”

  据温格讲述,奥本海姆在任何情况下都容易焦虑和忧郁,在她创作她的皮毛杯之前,她被她的父亲带去著名的心理学家卡尔·荣格( Carl Jung)那里做心理咨询。他将他的结论写信告诉她的父亲,奥本海姆反映了“青春的迷茫”,没有任何神经并发症。”

  作为现代艺术博物馆的永久收藏的一部分,奥本海姆的皮毛作品继续像以前在巴黎那样引发强烈反响。

  梅雷特·奥本海姆1935年9月关于包裹豹猫皮毛的黄铜色手镯的设计注释。毕加索对手镯的评论给予了奥本海姆用皮毛包装茶杯、茶托和勺子的灵感。

  正如艺术评论家威尔·冈波茨(Will Gompertz)在他2012年的书《你在看什么?》写道,“两个不兼容的材料结合在一起创造了一个麻烦的器皿。皮草触感舒服,但当你把它放在你的嘴里是又觉得可怕。你需要通过杯喝东西,通过勺子吃东西——那是他们的目的——但皮毛太让人反感。这是一个令人恼火的循环。”

  在现代艺术博物馆,奥本海姆给了它一个朴素的标题:不是《皮毛餐具》,而是一个感性的名字《布列东的选择》。她的想法不仅参考爱德华·马奈( Edouard Manet)的名画《草地上午餐》,但同时也来源于奥地利作家利奥波德·冯·萨赫-马索克(Leopold von Sacher-Masoch )(其姓氏是单词受虐狂的词根)的受虐中篇小说《穿皮裘的维纳斯》。

  奥本海姆,没有任何的故作正经,她坚称在她装扮这些茶具的时候没有任何束缚。她想要做的就是让要熟悉的事物变得陌生。

  幸运的是,她不是在这个时代设计的作品。现如今它可能会被称为《格雷伯爵的五十道阴影》。


易博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