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博国际陶瓷厂
李经理15898770372 阎经理18353327639
QQ:940736721  282080809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山头镇东坡村

卧底餐具消毒公司:碗碟消完毒仍粘着剩菜(图

  春节临近,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去饭店里热闹热闹,而消毒餐具您一定不陌生。几乎所有食客都乐意多掏几块钱选择包装严实的消毒餐具,而不是餐厅里提供的没有任何包装的碗筷。消费者们似乎认为这样的更卫生些。

  这些用来盛装食物的消毒餐具到底卫生不卫生呢?那些餐具是谁刷的?怎么刷的?真消毒吗?带着这些疑问 ,近日,信报记者卧底青岛海翔俊杰餐饮服务有限公司,应聘成为一名餐具消毒工人。车间里的环境与餐具清洗质量让记者大跌眼镜:遍地污水,消毒后的餐具上还残留着鸡鸭鱼肉、大虾蛤蜊、烟头手纸等杂物

  在招聘网站上,海翔俊杰餐饮服务有限公司的介绍是这样的:青岛市规模最大、设备最先进的餐具消毒企业,现有员工50人以上,负责市区300余家大、中型酒店的餐具消毒及配套设施,现已成为了岛城餐具消毒行业的第一品牌。

  1月16日,记者来到了电话中厂长所说的地址,但转了很长时间并没有找到挂有海翔俊杰标志牌的地方,询问了好几个人之后才知道,原来是在一家食品公司的院内。进入厂院走到最后面就看到了一排板房,难道青岛规模最大的餐具消毒企业居然在一排板房中?带着疑问,记者拨通厂长的电话,厂长从旁边的一个小屋中走了出来,得知记者是大学生身份之后,厂长很快同意记者来这里工作,“记着带你的身份证过来,主要是为了应付检查。”厂长说。

  记者当天下午就进入车间正式工作,除了身份证之外,并未要求看其他证件,也未要求记者办理健康证等从业必需的证件。在记者工作期间,这里的领导没有像招聘网站上承诺的那样签订劳动协议,同时也没有对记者进行体检,“你直接去车间干活吧!”厂长是这样对记者说的。

  厂长让工人给记者找了一件工作服,记者看到,工作服已经非常脏,上面覆盖着一层污渍,显然很长时间没有清洗过,有的扣子已经系不上,衣服很潮,穿在身上可以闻到很浓的馊味。车间主任分给了记者一副胶皮手套,外面套上线手套。“现在还没找着你能穿的靴子,你先进去干活吧。”工人告诉记者。

  进入车间之后,记者才知道为何一定要穿靴子,因为地面常常覆盖着一层污水,如果不穿靴子,鞋很快就会湿透。干活期间记者还专门问车间主任找靴子,但直到记者离开,仍没有拿到靴子,而正规消毒所必需的口罩、帽子、一次性手套、防护服一样也没有。

  “我们的工作是一天50块钱,要走的话得提前打招呼。”厂长告诉记者。这里的工作从早晨8点开始,一直干到晚上6点,中间吃饭、休息的时间往往只有1个多小时。上午的活相对轻松些包装,而下午累很多,要完成清洗、消毒 、烘干等一系列工作。来这里工作的工人大多时间不长,而且很多是外地来的务工人员,“现在冬天家里也没什么活,出来打工挣点钱也挺好。”一位工人告诉记者。

  在消毒餐具车间中,整个消毒程序是这样的:首先将从饭店回收回来的一箱一箱的餐具搬上流水线,工人们将餐具清洗干净然后放到塑料托槽中,通过传送带进入到消毒液中浸泡,然后通过高温烘干,出来之后重新装箱,经过包装之后再送到各个饭店。整个过程可以简单分成4个步骤:清洗、消毒、烘干、包装。

  从饭店里拉餐具的车大约要中午才能回来,所以上午一般是将前一天晚上没有包装完的餐具继续包装完。相对下午要进行的清洗消毒工作来说,相对轻松些。记者在车间旁边的一个小房间内看到很多塑料桶,中间的一处方形池子边上积累了厚厚的一层污垢。记者得知这里就是储存消毒液的地方。记者在门外还看到了很多大桶,标签上写的是乙氧基化烷基硫酸钠。“对餐具消毒的液体就是这个和洗洁精混合在一起。”一位工人对记者说。

  开始清洗消毒工作后,四五名工人都站在流水线起点的两端,有工人将整箱的脏碟子、脏碗倒在流水线上,然后工人边进行清洗,边将碟子、碗、杯子等分类,装在塑料托槽中,一个一个放在流水线上。这一区域是整个车间里最不干净的地方,旁边放着满是残羹剩菜的碟子、碗,地上散落的筷子、勺子和各种泔水被浸泡在一层污水之中,令人作呕。车间门口的沙土地泥泞不堪,污水就在工人们的脚下横流,一天下来,白鞋变成了黑鞋。

  工人的刷洗装槽的手法非常熟练,一个碟子或碗在手里停留的时间不会超过3秒钟。1个多小时差不多就能刷出100箱来。工人们除了手上戴着胶皮手套防止伤手之外,再无其他防护措施。

  记者进车间最大的感觉就是,随处可以闻到泔水的味道。你几乎可以在车间的任何地方找到诸如虾米皮、鸡骨头、鱼刺等东西,在烘干装箱部分的一块铁皮桌子下居然还能看到各种剩菜垃圾丢在一起,非常恶心。

  流水线上的消毒液也已非常浑浊,机器还总是出问题。记者看到工人用各种工具直接进行修理,并没有采取任何消毒措施,铁锹也派上了用场。

  在整个大车间的外面有一处两面通透的房间,与车间里一样,这里的地面或案台上同样是肮脏不堪的,甚至要更脏些。记者在这里的地面上看到,污水往一处雨篦子上流去,雨篦子上面及附近残留着很多泔水残渣,走到这里让人无处下脚。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师傅时不时从池子中舀出一盆水泼到地上,然后用扫帚扫几下。

  “这个地方是干什么用的?”记者问。“这个地方是用来刷那些勺子和筷子的。”果然,记者在一个上面有一些泡沫的水池子中看到底部放着一把筷子。“平时筷子和勺子和其他的餐具分开,就在这里清洗。”工人告诉记者。所谓的消毒清洗也就是将筷子和勺子浸泡在消毒液和洗洁精混合的温水中。在车间的一个角落里,记者看到有几名工人正在用暖灯将筷子烘干,然后用布将一捆筷子擦干净,再装入袋中,工人没戴口罩、手套,身上的衣服也脏兮兮的。

  老刘(化名)在厂子里工作的时间并不长,“我才来了半个多月。”他告诉记者,“反正现在家里没什么活 ,出来打工还能挣点钱。”老刘是东北人,他的老乡在这个小厂子里还有好几个,他们都不回家过年。

  “我已经好几年没回家了。”“为什么不回去呢?”“回去也没啥意思,女儿已经出嫁了,回去还不如在外面活得好一些。”老刘说,厂子里有好几个不回家过年的,都是因为家里没什么可以牵挂的才出来打工,在和老刘的交谈中,可以感受到他话语中的些许无奈。

  中午吃饭的时候,记者跟随老刘来到了他住的宿舍,同样是板房搭建起来的,里面非常简陋,没有暖气,狭小的空间里几名工人挤在一起吃饭。老刘说,“半个月了基本上天天吃白菜,都要吃腻了,昨天小年,食堂炖了一只鸡,脑袋还没有我手指甲大。”

  吃完饭后,点燃一支烟,老刘边吐着烟边说:“在家百事好,出门万事难,但我在家待不住,野惯了。”“家里还有地吗?”“也有,但是不愿意种,春节不回家的一般都是没家没业在外边打工的,在哪过也就无所谓了。”

  车间里的工人一共只有十几个,记者第一次进入车间时,便闻到混合着剩菜剩饭剩海鲜与消毒液的刺鼻气味。记者被分配在一个位置上干装箱的活,后来记者才知道他们管这一步骤叫做烘干。

  令记者不解的是,虽说是“烘干”,但烘干后的碟子、碗、杯子依然是湿漉漉的。记者与另外两名工人配合,站在流水线传送带的最末端,从这里向传送带里面望去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红彤彤的,是通过高温来烘干餐具。

  记者的主要工作就是将从流水线中出来的装在托槽中的餐具进行二次挑拣,然后装入箱中。“这个挑拣的活就看工人了,你不那么仔细也就那么着了,别人也不知道。”一位老工人对自己这样说着。

  记者所站的操作区域不到1平方米,周围堆满了箱子,一个箱子用来盛挑拣出来的脏餐具,另一个箱子装不是海翔俊杰品牌的其他品牌餐具。铺着铁皮的案台上放着四五个箱子,分别用来装不同种类的餐具,比如碗、碟子、茶杯、玻璃杯等。

  记者在工作中看到,烘干后的碟子上仍然粘着很多东西。“餐具供应的一般是火锅店和烧烤店。”在闲聊中一位工人告诉记者。记者在工作中看到,碗中多残留着蛤蜊、虾皮、肉骨头和蔬菜之类的东西,工作一下午,记者的袖子已经被操作台上的污水完全浸湿,回到家中依然可以闻到衣服上那股令人作呕的泔水味。“这样的消毒能起到什么作用吗?”记者在与一位车间工人聊天时问。“其实就是将餐具洗干净,至少表面上看起来不太脏而已。”工人说。

  记者在工作时看到,餐具上的残余物真是应有尽有。和记者搭配工作的老工人对此已经习以为常,看到有些残余火锅蘸料或者鸡鸭鱼肉的碗就直接挑出去,随意性很大,完全依靠个人的判断。记者曾多次看见很多还残留着脏东西的餐具被装到了箱子中。事实上,即使表面上看起来已经没有脏东西的残留,但仔细观察还是可以发现,有的餐具上依然挂着油花,但工人们往往不仔细检查,用平均1个托槽不到10秒钟的时间就处理完毕。

  据记者目测,托槽中可以放20多个碟子或30多个杯子。以这样的速度根本没有办法逐个仔细检查,况且工人戴的胶皮手套上也有很多细菌。

  记者在操作时看到,差不多每个托槽中都有几个餐具残留着东西,除了常见的鸡肉鱼肉、骨头、蛤蜊皮、虾米皮、菜叶子之外,有时甚至可以看到卫生纸、烟头、零食包装袋,快餐店的促销单。有一次,记者在碗中还看到了感冒颗粒的包装袋,包装袋口已经打开。

  在向箱子里面倒餐具时,时不时会掉出一个,在地上直接打碎,所以记者在操作时要特别小心,脚下经常有很多碎瓷片,工人最常做的动作就是将这些碎了的瓷片踢到旁边,而有一些没有碎的,则往往被工人捡起来又重新放在了箱子里面。

  在1月17日上午包装完成之后,车间主任让工人们进行了一次地面清洗。记者跟随工人们一起,将叠放得很高的箱子都搬到一侧,然后用高压水枪清洗地面。“这清洗怎么还用高压水枪啊?直接用拖布拖一下不行吗?”“不容易拖干净啊,地面很难清理。”一位工人答。

  “每天上午都要清理一遍吗?”记者继续问。“不是,不是,如果每天都清理岂不是要麻烦死了。”工人告诉记者。从车间的清理情况来看,记者可以判断出车间已经有相当长时间没有彻底清理了。地面上的污垢有很厚一层,如果不用高压水枪,很难将污垢清理掉。用水枪冲过一遍之后,地上马上变得泥泞不堪,而这种清理也并不是全面的,很多垃圾仍然被压在了箱子底下。

  1月17日下午,在清洗、消毒、烘干等步骤都完成之后,记者又参与了最后一步包装的工作。包装的流水线比消毒流水线要短很多。记者负责的是第一个步骤,将盘子摆放在传送带上,后面的工人再将碗、杯子、勺子放上面,然后进入到机器封上塑料膜。

  在进行这一工作时,没有任何人告诉记者需要佩戴口罩、帽子等防护装备,甚至也没有人提醒记者需要佩戴手套。实际上,传送带旁边的五六个工人几乎都是赤手摆放餐具,其中有一名工人手上还带着保暖手套。

  记者发现,碟子依然湿漉漉的,在拿取时都有些不方便,进行这项操作时,手必须快,跟得上传送带的速度 ,将餐具放到传送带上面的一个个卡槽中。工作时,工人身旁会摆放着一个箱子,看到不干净的餐具时挑出来扔在箱子中。

  在工作时,一名负责摆放茶杯的工人将一个茶杯拿起来,示意旁边的工人看。记者看到,工人手中所拿的茶杯上残留着大量的火锅蘸料之类的东西。过了一会儿,旁边的一位工人喊:“给我换一箱勺子吧!”说着举起手中的一个勺子给其他的工人看,“我这箱勺子里有很多沙子。”在记者所负责的这一部分中,也挑出不少上面残留着脏东西的碟子。

  在中午工作结束后会有短暂的吃饭休息时间,在这段时间里,记者会跟工人们聊天。据工人说,厂里一共有3辆运货车,一辆专跑台东附近,另外两辆跑的地方则比较远。“哪儿都有,很多家饭店用的都是我们的餐具。”工人说,“主要是一些火锅店还有烧烤店之类。”

  “现在快过年了,怎么感觉货并不是很多啊?”记者问。“这段时间其实是淡季,因为很多小饭店都已经关门歇业了。比如一些火锅店。”工人告诉记者,夏天七八月份是旺季,“因为那时候在外面小餐馆喝啤酒、吃海鲜的人特别多,我们的生意也会好很多。其实做消毒餐具的就是看饭店,每天活多活少都不一定。”

  记者了解到,在这样的淡季里,平均每天运回来的“脏物”也要有二三百箱,而据工人说,旺季时每天甚至能够达到近千箱。

  随着生活条件的不断提高,人们的卫生意识和环保意识也不断增强。外出就餐时,绝大多数人会选择饭店所提供的消毒餐具。

  然而经过几天的卧底暗访,记者发现,消毒餐具也不如人们想象的那样卫生可靠。即使就餐前用热水冲洗餐具,仍难杀死餐具上的顽固细菌,如大肠杆菌、沙门氏菌等。


易博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