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博国际陶瓷厂
李经理15898770372 阎经理18353327639
QQ:940736721  282080809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山头镇东坡村

南京一男子投入100多万建口罩厂却一只没卖掉

  现代快报讯(记者 孙玉春 文 / 摄) 跟外国大使馆谈好了外销意向,要建 40 条 KN95 口罩生产线 南京高淳人韩某一直记得,今年 4 月份时朋友孙某跟他描述的前景。为此,他投入了 106 万元现金,还购买了十多万元的办公用品,准备大干一场。不料,转眼半年多过去了,口罩厂只剩下一个七零八落、空空荡荡的车间,而孙某本人则玩起了消失。

  韩某是高淳区古柏街道人,平时做点小工程。今年 4 月份,阳江镇走马埂村人孙某将韩某等人叫到一起,告知有一个很好的机会合股办口罩厂。

  孙某说,他有个兄弟是义乌温州商会副会长,姓曾,要在高淳办一个口罩厂。只要投钱合股,前景非常好。 那时候,国内疫情已经基本得到控制,各地都在逐步复工复产。但是,孙某称他们跟一些外国大使馆谈好了,有很大希望外销,生产的也是国外认可的 KN95 口罩。

  一只口罩卖人民币 8 元左右,可以赚两块八。 韩某说,当时孙某、曾某描述,投钱进来只要开机生产,回本非常快, 可能不到一周就回本了。

  当时韩某了解到,这个企业股本分成六股,浙江商人占三股,高淳这边三股, 孙某说自己两股,给我一股,每股 150 万元。 韩某说,他很快就先筹集了 106 万元,打到了孙某的账户上。

  今年 4 月 13 日,南京辉翔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在高淳成立了。厂区是租赁的高淳经济开发区一家企业的车间,法定代表人和股东之一是曾某,浙江人许某是另一股东,在登记注册信息上没有出现孙某的名字,曾某、许某占股分别是 51% 和 49%,注册资本 500 万元,出资为认缴。不久,三条口罩生产线和一些配套设备从浙江拉了过来,开始进行组装。

  当时时间就是金钱,孙某他们说车间要打扫,要安装,需要越快越好! 韩某拉自己的一个朋友过来,找了二十多个工人,只花了两三天时间,就把整个车间给拾掇出来,地上要求连灰尘都摸不出来。由于赶工,光是工钱算下来就有二十来万。

  11 月 14 日,现代快报记者赶到高淳经济开发区,南京辉翔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的车间就在一家企业厂房的二层,整个车间有 1400 平米,里面有几台零星的设备,由于没有一个工人,显得空空荡荡的。

  △南京辉翔医疗科技有限公司试生产的 KN95 口罩,带子和金属压条一拽就脱落

  在车间里,记者看到散落着不少标着 KN95 的口罩样品,看着像是半成品。在一个原料堆放角落,堆放很多包棉制品,包括口罩带子。韩先生给记者演示,拿起一个口罩,用手一拽,带子就脱落了。鼻梁处的金属压条也粘得不牢。

  据韩某介绍,目前这个车间安装了三条生产线,有些还没有完成组装。这些生产线在他眼里可能一条只值十几万,甚至租来的话只要几万块。因为可以明显看到,机器生锈严重。

  韩某怀疑,这些是淘汰设备,就是拉过来赌一下能否生产的。而当初孙某告诉他的是,这些生产线 月份, 我又发现,我打给他的投资款,并没有打入辉翔公司的账户。 韩某说,这一下子他就怀疑,孙某是在骗人了。他找孙某要钱,孙某给他打了 15 万,之后不久就把他给拉黑了。

  现代快报记者查询发现,南京辉翔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是在高淳区行政审批局注册,经营范围中包括日用口罩(非医用)生产,日用口罩(非医用)销售,医用口罩零售和批发等。

  高淳区砖墙镇企业服务中心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现代快报记者,今年 6 月份左右,孙某等人说是要把口罩生产企业落在砖墙镇。他们之后问了不少次,对方一直说在跑业务找销路,后来发现一直没开工,这个项目暂时就没有继续推动。

  当初他们说有欧盟还有俄罗斯等大使馆的合作意向。 这位工作人员说,当时听说孙某挺有实力,加上公司租了房子,搞了装修,进了设备,看起来是想做事的。

  孙某、曾某等当时说要投资 5000 多万元,把辉翔做到 40 条生产线 万只,企业服务中心人员觉得有点怀疑, 能招到那么多工人吗?有没有这么大的销路? 但是他们毕竟是为企业服务的,不好干预企业行为。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农民工装修、清洁等抢工期的二十余万工钱无人支付。

  14 日,部分工人和韩某等人一起赶到古柏派出所,询问事情处理进展。据了解,在发现企业根本无法运转后,韩某选择了报警,农民工们也希望,能尽快找到人支付他们的工钱。

  派出所一位值班副所长表示,韩某报案称孙某涉嫌诈骗,他们对此一直在审核调查,因为经济类案件调查比较复杂,暂时还没有决定是否立案,但无论如何最终会给韩某一个正式的回复。

  至于农民工工资,他建议劳动者先去找区劳动监察部门,如果对方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会移交到公安部门处理。

  你们不要总是打电线 日,现代快报拨通了南京辉翔医疗科技有限公司股东许某的电话,他表示,设备是他弄过去的。 那时候设备用钱都买不到! 还称, 我们浙江人的投资已经超过高淳这边了。 他要求有事不要找他, 你去找孙总,找曾总。当初是浙江人和高淳人合资,但是没有文字协议,都是口头谈的。

  记者拨打曾某电话,又发了信息,始终没有任何回应。记者上网搜索,也没有曾某担任义乌温州商会副会长的任何信息。孙某的手机则一直无法接通。

  砖墙镇政府企服中心工作人员介绍说,他也听说有不少周边的人在口罩生产上吃亏。前期有些人抢着办厂,排队拿着现金去购买口罩生产设备,结果买回来发现生产出来的东西不达标或残次品比率太高。

  到了 4 月份以后再筹划办厂,其实已经迟了。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现代快报记者,今年 4 月份,他也是跟着一位南京的投资人一起到泰州投资生产一次性医用口罩,当时他购买了 4 台设备,每台 200 万元,但是企业投产后效益达不到预期。

  他介绍,那时很多大企业已经转型生产口罩,国家的整体工业实力已经发挥出来,口罩原料价格往下掉,销售价格下降,销售难度上升,出口也有严格的质量要求。所以当他们投资人计算股本时,发现 200 万元一台的设备掉到了 80 万元一台,这样他就吃亏了。多种原因之下,他决定退股。他说, 说白了,就是产能过剩。


易博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