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博国际陶瓷厂
李经理15898770372 阎经理18353327639
QQ:940736721  282080809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山头镇东坡村

周大福低价上货售卖残次品 郑家纯被指盲目扩张

  中国经济网贵金属频道2月11日讯( “民生说道”记者 华青剑 张海蛟 )眼下,周大福董事长郑家纯疯狂开店、跑马圈地的战略,正给周大福带来前所未有的危机,数据显示周大福第三财季同店销售额下跌。与其业绩的一路下滑不同,周大福的开店数量却一路飙升至2000家。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因为盲目扩张,周大福正笼罩在存货减值、进货渠道混乱、疑售残次品、业绩下滑等多重阴影之中”。

  1月28日,据长江商报报道,武汉市民杨女士在周大福购买的铂金钻石婚戒只戴了一年钻石就断裂掉了下来,鉴定专家表示,该钻石肯定属于残次品。

  对此,中国经济网记者致电周大福公司总部,工作人员回应称,“杨女士婚戒上的钻石掉落是因为佩戴时受外力撞击所造成,戒指本身不存在切割工艺、镶嵌等质量问题。”

  有意思的是,爱得康公司(下称ADK)洪经理却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周大福是ADK公司的合作伙伴,周大福为节省工费和设计成本长年在ADK低价批发铂金首饰,换成自己公司的LOGO进行销售。”

  “周大福可能存在低价上货,利用贴牌销售的方式降低成本,牟取暴利,上货渠道的混乱也让周大福产品质量难以保证。”业内人士说。

  1月28日,据长江商报报道,武汉市民杨女士在周大福购买的铂金钻石婚戒只戴了一年钻石就断裂掉了下来,湖北珠宝学院院长胡小凡表示,“钻石的确是真钻,但肯定属于残次品,商家有可能漏检了这颗小钻石,使得残次品流通到销售环节。”

  中国经济网记者致电周大福公司总部,工作人员回应称,“周大福的每款产品都要经过两次以的质量检验,绝对不会出售残次品。”

  “周大福产品没有经过第三方质量检测,只是在深圳周大福自己的检测中心流通市场前检验过。”周大福工作人员称。

  周大福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业内多数珠宝公司都没有第三方质检证明,只是接受质监部门的抽捡。”

  关于专家鉴定杨女士的婚戒为残次品的问题,周大福工作人员则表示,“事件发生后,周大福积极联系湖北珠宝学院,但没有联系到胡小凡院长本人,还在进一步核实中。”

  周大福工作人员还着重向中国经济网记者强调,“杨女士婚戒上的钻石掉落是因为佩戴时受外力撞击所造成,戒指本身不存在切割工艺、镶嵌等质量问题。”

  “由于是过年其间,公司将尽力让顾客满意,已经积极为杨女士更换新的婚戒,并将断裂的戒指拿回总部进行检测。”周大福工作人员说。

  但有意思的是,ADK洪经理却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周大福是ADK公司的合作伙伴,周大福为节省工费和设计成本长年在ADK低价批发铂金首饰,换成自己公司的LOGO进行销售。

  业内人士向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郑家纯接任周大福董事长以来,精力全部放在快速开店提升利润上面,对质量问题反而忽略了,周大福等香港黄金企业在广东等地的小作坊低价上货,贴牌销售,产品质量无法保证”。

  事实上,早在2012年2月,郑家纯接任周大福董事长伊始,就许下了豪言壮语,“未来3年收入定将翻一番”。

  但现实是残酷的,2013年6月郑家纯交出首份成绩单,周大福业绩全线.3%;扣除黄金对冲未实现的合约盈利,毛利率和经营利润率分别录得0.3和1.8个百分点下滑,主要因为高价珠宝销售放缓。

  在国际金价持续走低,全球经济形势一片萧条的背景下,郑家纯依旧痴迷于自已的“开店神话”。

  中国经济网记者查询发现,周大福原本计划2020年完成开2000家店的目标,被郑家纯在2014年1月就提前完成了。

  对此,业内人士分析称,“周大福盲目的开店扩张,使得公司必须囤积大量的黄金、珠宝和白金。由于国际金价的走低,金银存货大幅贬值,周大福将面临巨大的成本压力”。

  “存货成本相对较高而销售价格偏低的情形,降低了周大福的经营毛利。另外,近期商业地产的租金维持高位也让周大福经营雪上加霜。”业内人士称。

  据港媒今年1月7日报道,周大福珠宝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黄绍基于第三财季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第三财季同店销售额下跌,主要是受累黄金产品的平均单价销售下跌所致。

  周大福作为传统家族企业的弊病显而易见,86岁的世界珠宝大王郑裕彤退休让长子郑家纯接班。

  不少周大福股东都告诉记者,“他们还是担心郑家纯是否能在郑裕彤淡出后,保住郑家的江湖地位”。

  他们的担忧并非无理由。年轻时的郑裕彤,拥有“鲨胆彤”的名号,以其在经济低迷时的大手笔投资著名。郑家纯继承了“鲨胆彤”胆大的特质,却在年轻时,缺乏父亲的细心。

  资料显示,据全港20大上市公司市值榜单显示,1988年,新世界市值排11位。郑家纯接手的1989年,新世界掉到15位。1990年,掉到了19位。相比郑裕彤,那时的郑家纯还太嫩了。

  众多郑家人参与企业经营,尽管为企业解决了人力资本不足的问题,但复杂的利益冲突也相伴而生。此外,分析师认为,由于家族事业高度依赖人际关系,郑裕彤多年经营并未真正放权,非标准化的管理模式,会让郑家纯“战战兢兢”地肩负起传承家业的重任。

  最吊诡的是投资大鳄乔治·索罗斯对周大福的态度转变,当年周大福路演期间,索罗斯曾表态用4000万美元认购周大福,这样举动无疑是对周大福融资的巨大利好,但在最后认购期间,索罗斯撤出该笔投资。

  市场怀疑,索罗斯并不看好郑家纯成为周大福新的接班人,对周大福未来发展持悲观预期。


易博国际